91大香蕉网725

肖羽楼收回视线,这才接着道,“爹,我觉得,咱们换个方式赶路吧。”。

“哦?如何换个方式?”。

“爹,既然咱们这么小心潜藏赶路,只是为了避过敌人的话,咱们何不改成昼伏夜出呢?

要是这样的话,咱们白日里找地方休息好,晚上天黑上路前,挖个深坑生火,煮些热汤饭,哪怕是光野菜汤呢。

大家吃饱喝足了再上路,肚子里有了热乎的食物,走路就有了力气,身子也暖和了,而且白日温度自来比夜晚高,白日睡觉自然比夜里暖和些。

这样一来咱们夜晚赶路,也不用担心夜晚气温低的时候,睡着被冻着的顾虑了,岂不是一举两得?

到时候,咱们让斥候叔伯们先行探路,大家尽可能的走大道,加快行动的速度。”。

对哦,这倒是一个好办法!

肖文业越听眼神越亮。

肖雨栖见父兄的兴奋神情,她又举起胳膊,跳脚的表示,“还有,还有,爹啊,眼下一匹马拉一个或者两个人真的太浪费了,咱们白天休息的时候,是不是可以想办法让会木工活的叔伯们打些车架子来,也不用多好,能暂时用一用的也成啊,到时候能走大道了,一辆车上拉几个人,速度可不就快了吗?而且就算是遇到敌人,有斥候伯伯们在,我们也能及时撤退,大不了不要车光牵马离开就是,再说了,一切还有我在呢!”。

某只觉得自己的建议也很完美,不由的挺直了胸脯,勤等着父兄表扬。

孩子的这个建议也挺好!

清纯郭南汐的暖房时光

他们这么多人呢,怎么着也能在其中找出好些个木匠来的吧?

而且要说赶路没得精力造车的问题?

那也好办,大不了休息的时候,让木匠们尽量打造板车,等夜里赶路的时候,就让白日里辛苦的木匠们骑马上休息,派将士给他们牵马也成啊!

肖文业越想越觉得可行,眼神也越来越亮。

跟在他们爷三身边的储广元听了,黑暗中的一张沧桑脸上,也是笑容一片。

“大人,孩子们说的都有理,要是咱们昼伏夜出的赶路,弟兄们也能在林子里给摸点野味啥的,你看看咱们新生,最近的哭声都小了呢,唉……”。

作为一个被军上下关注关心的新生儿,小新生没得口粮吃的问题,牵动着军上下,上万人的心啊,包括他们的家眷。

这两日,范家嫂子急的上火没了奶水,要不是军上下的家眷们齐齐想办法,最后还是几位奶孩子的大娘子帮着轮流喂几口,他们的新生啊,可能早就饿死啦!

即便是这样轮流喂养,这些大娘子们也因为本身自己吃不到营养的东西,奶水不足,又还得喂自家孩子,能凑给新生的能有多少?

可怜他们的新生,刚才他还听到了,小家伙连哭的力气都不足,跟猫崽子叫样,可心疼死他们这一干大老爷们了。

被他们所有人寄以希望的小新生,他的口粮是大事。

肖文业听了,心里过了一遍,想到小新生,他果断的点头,“行了,楼儿,赶紧带着你妹妹回去找你娘,爹去找你几位伯伯们议事去。”。33

“爹,您放心去。”。肖羽楼点头应下,边上的肖雨栖也连连跟小鸡嘬米样的点头,嘴里连声催促,“爹你快去,快去……”。

肖文业见了女儿的模样甚是头疼,虎丫头主意太正,有时候是真不好管。

教育轻了,她把你的话当耳旁风;

训的重了,他又怕孩子伤心难过;

唉!老父亲难当啊!

领着储广元离开时,老父亲肖文业还忍不住的再次唠叨叮咛,“栖儿要乖,听你娘跟哥哥们的话,不许乱跑,特别不许瞎说糊话。”。

肖雨栖摊手:怪我咯!

明明她从来说的都是正紧话!

目送亲爹忙碌的身影离开,被哥哥拉着往自家落脚营地走的肖雨栖,眼珠子咕噜一转,死死的拉停前行的大哥。

肖羽楼无奈回头,“又怎么啦?”。

肖雨栖嘿嘿捂嘴的笑着,贼头贼脑的凑近自家大哥耳边,“大哥,我跟你说,前头不远,大家取水的山沟子里有鱼哦,我们去抓两条来,想办法给我干娘炖了下奶吧。”。

肖羽楼心好累的说,“这么快你就忘了咱爹交代你的话啦?再说,刚才才灭了人家的火堆,你就想带头破坏军令?”。

“哎呀哥,你越来越像老古板了,跟你说,你要不同意,嘿嘿嘿……”,某只怨念的跺完脚,再度不怀好意的凑近自家大哥耳边,“大哥,你不带我去,我就让胖胖去搬运,到时候咱们跟前莫名其妙出现鱼,那可就呵呵……”。

厉害了我去,小丫头还要挟上了,明知道自己就吃她这一套,家都不想让她暴露秘密,她反倒是开染坊,这真是!

厉害了他的妹!

“去!”,肖羽楼头疼的揉着额角,嘴里不甘愿的蹦出一个字。

看到身边得了答复后手舞足蹈的妹妹,肖羽楼无奈又宠溺的嗤嗤笑着,“走吧,趁着天完黑下来之前,咱们快去快回。”。

至于生火做鱼的问题,想来以自家爹的速度,等他们回来的时候,指不定新的指令已经下达了呢?

到时候,趁着夜里天色暗,他们在营地里挖个深坑,在坑里头生火,坑上架着锅熬鱼汤,那只要遮挡的好,坑挖的方法正确,想来火光是不会被漏出来,在暗夜里吸引未知的危险与敌人的。

果然不出肖羽楼所料,等兄妹二人摸黑提着几条鱼回到队伍中来时,一路走过身边的百姓,俱都发现他们脸上含笑喜悦的表情。

听着人们嘴里议论亲爹的英明神武,把他们的爹夸的跟朵花一样,看到他们兄妹,大家一个个的都冲着他们姨母笑,肖羽楼就知道,一定是自家爹干了什么。

等到了营地,正担心儿女的李玉蓉,教育着肖文业这个亲爹不靠谱,就那么放任俩孩子在荒郊野外的乱跑,肖文业委屈的嘀咕着,小声辩解自己让大儿带着女儿回来了,正耙耳朵的跟媳妇认错呢,身边就传来了老二肖羽杨的惊呼。

“哥,妹!”。